Akarn

All主角洁癖,写文不起名。

【安金】

    安迷修去了趟拍卖会,带回了一个奴隶。
    向来正直的骑士长在拍卖会上一掷千金买回一个未成年的男性奴隶的事在皇宫中传得沸沸扬扬。

    安迷修打量着这个他买回来的小男孩。灿金色灼眼的短发并不乖顺地于发尾处翘起,过眉的几缕额发因男孩低头的动作遮掩住他的面容,安迷修隐约记得男孩的眼瞳如青空般蔚蓝澄澈,但他再细想,又觉得那眼瞳也如汪洋般深邃复杂。
    为什么会买下这样一个只消一眼就看出他不具备任何出众能力甚至是优良的身体素质的奴隶?
安迷修在贵宾席上看着舞台正中央缓缓从地下升起一座巨大的铁笼,那铁笼栏杆上雕着繁杂而古朴的花纹,用金色的细铁链一圈圈地缠绕起来在最顶端扣了个锁。铁笼的精致明显意味着笼中商品不一般的地位。
    那是一个少年,还未长开的娇小身体透着青涩的味道,正趴伏在笼中绣着华丽纹样的地毯上颤抖着身子喘息,抖动着的肩胛骨如此单薄似蝶翼轻扇,好不惹人怜爱。鎏金色如暖阳般耀眼的发,美丽的蓝瞳空洞地看着台下的宾客。已有几个出了名的喜好幼童的富豪攥紧叫价牌跃跃欲试。笼中少年,叫做金。
    像这样处境凄惨可怜的娇嫩少年安迷修见过不知反几,他无感。但他突然地,看到那叫做金的男孩,空洞的眼瞳里泛起了水光,那水光很浅,只在眼角汇集成几滴不大的水珠,悄无声息地流下,却刚刚好叫安迷修看见了。金从始至终盯着一个方向,安迷修顺着看去。那位置的远处,座位后方的阴影处站着一个金发的少女,眉目清丽却透出一股逼人的锐气,眼神淡然,似与金对视。
安迷修看着那名少女,再看看金,陷入沉思。
最后安迷修出高价买下了这位叫做金的少年。

   “我的名字是安迷修。”安迷修拿来纸笔写下自己的名字,把纸笔推到金的脚边,“请问你的名字?”被放出牢笼的金在沙发上缩成一团警惕地盯着他,好一会儿确定面前的人不会伤害自己后犹豫地伸出手,拿起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好的,金,从今天起,我会照顾好你的。”安迷修扬起温和的笑,伸手揉了揉金的脑袋。

    金真的被照顾地很好。安迷修无微不至地呵护他,关怀他,无所不用其极只为消除金对他的防备,虽然偶尔会出现一些失误。
    安迷修的努力金都看在眼里,于是他从一开始的警戒到一点点放下心防,开始不带偏见去看待这个人。
    虽然安迷修会被说是恶心帅,但他的外貌确实很出色,棕褐色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祖母绿的澄澈瞳色与温柔专注的双眼。虽然安迷修总是秉持着他人不懂的所谓骑士道,但他的行为确实端正不容人质疑。
    安迷修很温柔,会在人说话时目不斜视眼中只有对方;安迷修很认真,恪尽职守从不轻视自己的工作;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金想,他真的很好。

    安迷修单膝下跪牵过金的右手,低眉颔首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十分虔诚的模样。他抬首,在金惊讶的目光中微笑,是金熟悉的温柔。“金,能否给我一个机会,一生守护你?”安迷修有些忐忑。
    回答他的是金落在他额上的吻。“我愿意,我很荣幸,安迷修。”金笑得眉眼弯弯,清澈空明的眸子里仿佛有落入海中的星星。
   
    为什么当初会买下这个男孩?因为——当初男孩的那滴泪,落进了安迷修的心里。

【All金】

金:
    小鬼,早上好啊,这么久不见,想我了吗?
    我可是……非常,非常地想你。
    昨天格瑞来过了,想不想知道他做了什么?哈,他揍了我一顿,并说“雷狮,我就不该把金交给你。”十分冷静却又十分怨恨的模样,我给你说,他的眼眶都红了,想必,他十分地思念你。可我也是。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怎么会有人这么笨,明明目的地就在最初离自己相当近的地方却还迷迷糊糊地绕到了十米开外,也是没谁了。幸好那天卡米尔的蛋糕吃完了于是让我出门帮他买材料,不然啊,你这个小呆瓜指不定得去走去哪儿呢。后来你不是问过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吗?我总是不告诉你,于是你为此生气,气鼓鼓的脸颊实在是太可爱了,我总忍不住把你抱过来,亲几口。
    现在我要说了,这么可爱却这么迷糊的小朋友,应该被好好地保护起来,被好好地疼爱。我雷狮活到现在,什么大风大浪没遇过,什么腥风血雨没见过。可在那天之前,我独独没有碰见过你。如阳光般耀眼温暖,又如蓝空般明净澄澈,不含一丝污垢却平静地接受这世间险恶,包容我内心的偏执与不堪,给予我庇护与栖所,我爱你。
    后来你问我是否喜欢你,我骂你,我都表现地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还看不出来,不知道我会害羞的吗!?
    现在我不喜欢你,我要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想你也爱我。
    我们真是天生一对。
    来聊聊你的朋友我的情敌们吧。
    格瑞我已经说过了,啊,他搬走回了你们的故乡,啧,我都没去过。嘉德罗斯,他也来揍了我一顿,说“渣渣看上了你就是个错误!”打烂房间门后离开了,以及卡米尔说圣空最近在给雷王施压。卡米尔,他没揍我,但除了汇报公司事务外就没再给我说过话了,我倒是宁愿他打我。安迷修,他和格瑞嘉德罗斯一样,一见我二话不说开揍,瞪了我一眼,走了。凯莉,她把所有的金受同人文都删了并宣布退圈,搬走之前对我说“雷狮,这不是你的错,但我无法原谅你。”眼里分明的憎恶叫人心悸。紫堂幻,“雷狮……你活该。”他这么说着也离开了。
    如果当初你没遇见我,没有喜欢上我,没有和我在一起,这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
    我罪有应得。
    可我不该,我不该失去你,我不该没有你,我不该在抓住我的救赎之后又再次堕入孤独的黑暗,我不该被抛弃,我不该又伶仃一人。
    求求你,别留下我,别让我一个人,救救我,我已经无法承受没有你在的每一天,早上我睁眼醒来看到身旁没有你,我又哭了。很狼狈吧,不想被你看到。
    可我真的……没办法再承受了,我想去找你。
    去找你,等我好吗?很快。
    我爱你,别抛下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
                                          xxxx/xx/xx
                                                  爱你的雷狮 

    雷狮又拿出一张纸,写下之后的相关事宜,留给卡米尔。
    「大哥,金他……出了车祸,抢救无效。」
    次日卡米尔敲响了雷狮的房门,过了许久无人回应,犹豫了下,他推开房门,惊愕地愣住。
    只见雷狮安详地躺在床上,两手在身前交握紧攥着一封信,卡米尔依稀可见信封上的字“金”,床边是散落在地的安眠药片。
    终究,还是这样了。
    卡米尔蹲下身,捂住通红的双眼无声哽咽,终于还是无法控制地哭出声来。
   
   

【雷金】

“嘿,小鬼,过来。”
“干嘛啊?雷狮。”
金走到雷狮身前,猝不及防被掰过了身体背向他,迷茫间感觉到脑袋上被缠了个东西,挺柔软的材质,覆盖住金的额前一并压住了刘海,有点痒。金忍不住抬手抓抓,才刚碰到就被雷狮拍开了爪子。
“别弄歪了,我好容易才戴好的。不过,小鬼你头真大。”雷狮发出啧啧的声音。
“这什么啊?雷狮??”困惑中接过雷狮递过来的镜子对着脑袋一照,眼前出现的赫然是一条头巾。纯白的布料上印着一颗白色的五角星,五星内部又印着一个黑色的花体字母“L”。
“这这这……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啊?”金指着镜中的头巾震惊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雷狮哼了声,大手覆上金的脑袋大力揉搓,笑得张扬:“从今天起,你就是雷狮海盗团团宠(夫人)了。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把头巾摘掉!”
“太霸道了吧,雷狮。”海盗团团宠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职业,金摸着额前的星星,默默腹诽着。

【All金】表白

格瑞:他们说竹马敌不过天降,而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会战胜他们。

嘉德罗斯:渣渣,我允许也只允许你,打败我。

雷狮:小鬼,身为我的向导,你只用依附我。

安迷修:我做你的骑士吧,护你安好周全,一世欢笑无忧。

卡米尔:我最爱的甜食分你一半,用你交换。

佩利:你排第一,肉第二,今后只有你能摸我的头!

帕洛斯:让我骗走你的心吧,好吗?

凯莉:我捉弄所有的人,唯独偏袒你。

【All金】

8月28日,这一天是众人口中万恶的七夕。金走在街上,莫名觉得今天看见的情侣比平时多了一倍不止,细看还发现许多拐角的阴暗处躲着身穿黑色长袍罩住半张脸的帽子上印有“FFF”字样的人,笑容阴冷充满了嫉妒,手上各自拿着武器。
金颇为奇怪,转头低声问身旁叼着棒棒糖的凯莉:“凯莉,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边说着边抬手,指尖滑过左前方的拐角又放下。凯莉吮吸着口中的糖,眼角余光掠过阴影处的人后嘴角扬起,意味不明地微笑,眼中暗色更深几分。这群人伪装真不到位。
“金,还记得我昨晚和你说了什么吗?”凯莉说。
“记得呀,那又怎么了?”金点头。
稍后凯莉咽下最后一块糖冲着金勾了勾手指。金毫无防备乖乖地凑过去,显然他忘了每次凯莉想搞事前总会这么笑。凯莉凑近在金的脸颊落下轻轻的一个吻。
“呜哇!!凯莉你做什么!”真·处男·金顿了一会儿,羞窘地向后跳开一大步并捂住了脸,明明被凯莉亲过的那处肌肤向全身扩散开炽热的温度,但金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被金纯情的反应取悦到的凯莉扬起下巴抬高了音量说道:“喂,你们还想躲着?”
顿时,铺天盖地的冰冷自金背后席卷而来,金慌乱的大脑也因此冷静下来。
“怎么了凯莉?”金转身,“呜哇,你们怎么在这儿?还穿成这样?”
眼前赫然是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卡米尔和安迷修等人,一个个手持武器,还面目狰狞一脸“你怎么敢动我老婆我好气哦”的凶狠。别问金怎么看出来的。
“凯莉——”金对这阵势应付不过来大喊凯莉却意外地没有听见回答。
“渣渣别喊了,她已经跑了。”嘉德罗斯把大罗神通棍架在肩上对金的反应嗤笑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首当其冲上前把金逼到了角落里,其他人纷纷上前一起把金困住。
“小鬼,她刚刚对你做了什么!?”雷狮捏住金的下巴挑起,语气十分不善。“金,远离凯莉。”格瑞碍于人设所以只是皱着眉淡淡道,其实心里默念了无数声mmp。安迷修握紧手中双剑一脸愤怒但努力地忍耐着:“竟敢擅自触碰我要守护的人,不可饶恕。”卡米尔看似平静地拉高自己的围巾,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紧握成拳,作为雷狮海盗团首屈一指的心脏,心里早把凯莉各种不可描述。
“那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凯莉会那么做……”
金自认为没做错,却不知为何非常心虚。突然,灵光一闪,金想起凯莉昨晚说的话。犹豫再三确认这么做下场应该不会太惨烈的金猛然挣脱开雷狮捏着他下颔的手,张开双臂,给了雷狮一个大大的拥抱!
woc,我是不是被我喜欢的人抱了?!雷狮愣住了,亲眼见证这一幕的众人也愣住了。反应过来的雷狮真想炫耀我媳妇儿抱了我你们没份的时候,却见金的小身影穿梭在他们之中,给了每个人一个满满的拥抱!
表示幸福来的太突然被暴击的暗恋着金的这几个人很没骨气地再一次都愣住了。
似乎方法奏效了,金呼出一口气表示自己安全了。
“啊,各位。”他们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年,微眯起湛蓝如碧空般美丽的双眼,扬起欢快的笑容露出一颗小虎牙,用清脆明朗的嗓音道,“七夕快乐。”
我仿佛看见了天使,他的背后在阳光照耀下仿佛生出了一对羽翼,洁白柔软却不屈于任何困难,一如他本人。
他们这么想到。

“金,如果明天碰到了格瑞,嘉德罗斯,雷狮海盗团和安迷修这些人,一定要抱上去。”
“为,为什么?”
“你想让他们高兴吗?”
“当然,他们是我的朋友!”
“那就这么做吧。”
“好!”
全场最佳:凯莉。